<td id="mgq6x"><menu id="mgq6x"></menu></td>
  1. <code id="mgq6x"><kbd id="mgq6x"></kbd></code>

      <s id="mgq6x"><acronym id="mgq6x"></acronym></s>

      <ruby id="mgq6x"><acronym id="mgq6x"></acronym></ruby>
      <font id="mgq6x"></font>

      <sub id="mgq6x"><dl id="mgq6x"></dl></sub>

    1. <span id="mgq6x"><blockquote id="mgq6x"></blockquote></span><output id="mgq6x"><big id="mgq6x"></big></output>

    2. 手機版 | 網站地圖
      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文庫 > 綜合文庫 >

      明朝成化至正德年間的政治

      來源:未知 編輯:admin 時間:2019-05-05
      導讀: 明朝成化至正德年間的政治 憲宗怠政,汪直掌西廠 天順八年(1464),十八歲的太子朱見深奉詔即位,是為明憲宗,詔改翌年為成化元年。 憲宗剛即位,就發生了都指揮使門達結納東宮內侍王綸,密謀由翰林侍讀學士錢溥取代李賢輔政之事。門達在英宗晚年深得寵信,

      明朝成化至正德年間的政治 憲宗怠政,汪直掌西廠

      天順八年(1464),十八歲的太子朱見深奉詔即位,是為明憲宗,詔改翌年為成化元年。

      憲宗剛即位,就發生了都指揮使門達結納東宮內侍王綸,密謀由翰林侍讀學士錢溥取代李賢輔政之事。門達在英宗晚年深得寵信,而李賢時為內閣首輔,對門達統率的錦衣衛官!绊M為劇患,賢累請禁止,帝召達誡諭之”①。門達因此銜恨入骨,設計構陷李賢,事情敗露,英宗也未處置門達。英宗病重,門達蓄意勾結王綸,欲除掉李賢。他們的陰謀被朝臣揭發,憲宗大怒,結果王綸被斬,錢溥被貶,門達因他罪併發,“論斬系獄,沒其資巨萬”②。而與此同時,李賢則進少保、華蓋殿大學士,知經筵事。憲宗十分倚重李賢,李賢也“以受知人主,所言無不盡”①。但李賢輔政不久,即於成化二年冬卒。 成化二年(1466),憲宗平反了於謙的冤獄。次年二月,受於謙案牽連被貶逐的官員商輅被召回,“命以故官入閣”。商輅上疏辭官,憲宗挽留說:“先帝已知卿枉,其勿辭!雹谄鋾r,為憲宗所倚重的閣臣還有孜孜奉國數十年、“持正存大體”的彭時。彭時在成化七年上疏勸誡憲宗不要迷惑佛事,浪費錢財;針對憲宗時形成的傳奉官制度,提出“傳旨專委司禮監,毋令他人,以防詐偽”;針對憲宗荒疏朝政的情況,提出要“延見大臣議政事”③。彭時的上疏都是切中時弊的,然而荒怠的憲宗已聽不進忠言。

      憲宗不是一個勵精圖治、有所作為的皇帝。史稱:“是時帝怠於政,

      1

      大臣希得見。萬安同在閣,結中戚貴畹,上下壅隔!雹軕椬趯檪喨f貴妃,進而又寵信萬安。萬貴妃原為孫太后宮女,後入侍憲宗於東宮,因其“機警,善迎帝意”,故深得憲宗寵倖;屎髤鞘蟽H因杖責萬貴妃而被憲宗廢去,打入冷宮。憲宗出遊,萬貴妃戎服前驅,侍從在側。宮中宦官用事,亦要見萬貴妃顏色行事,“一忤意,立見斥逐”⑤。萬貴妃以父兄為錦衣衛指揮使,偵伺百官,統領詔獄,控制朝官,並通過閣臣萬安,與內閣時通聲氣,把持朝政。翰林學士萬安於成化五年入閣,他通過各種關係,與萬貴妃敘上族譜,自稱子侄,以此博得憲宗的信用。

      ① 《明史》卷一七六《李賢傳》。 ② 《明史》卷三○七《門達傳》。 ① 《明史》卷一七六《李賢傳》。 ② 《明史》卷一七六《彭時傳》。 ③ 《明史》卷一七六《彭時傳》。 ④ 《明通■》卷三三。

      ⑤ 《明史》卷一一三《萬貴妃傳》。

      成化十三年(1477)春正月,東廠之外又開設了西廠,以太監汪直掌西廠。汪直是大藤峽瑤人,朝廷鎮壓瑤民起義時被俘入宮,初為萬貴妃昭德宮內使。因汪直“年少黠譎,上寵之”①。西廠剛一開張,便羅織了數起大獄,令臣民悚怵不已。建寧衛指揮楊曄(已故少師楊榮曾孫)被錦衣衛百官韋瑛告發,汪直聽說其有“家資巨萬”,便不分青紅皂白,將他逮入獄中拷問至死。西廠設立僅四月,閣臣商輅即

      2

      連連上疏請罷西廠,“疏入,上怒曰:‘一內豎輒危天下乎!’”②太監懷恩傳旨詰責商輅,輅反問道:“朝臣無大小,有罪皆請旨收問,(汪)直敢擅逮三品以上京官。大同、宣府,北門鎖鑰,守備不可一日缺,(汪)直則一日擒械數人。南京祖宗根本重地,留守大臣,(汪)直輒收捕。諸近侍,(汪)直輒易置。直不黜,國家安得不危!”③懷恩將商輅的話如實上奏,憲宗無奈,只得令罷去西廠,罪責汪直,謫韋瑛戍宣府。然而,罷西廠僅一月,禦史戴縉、王億別有用心地倡言恢復西廠,憲宗本來是不得已而罷西廠,此時便乘機恢復西廠,仍用汪直掌西廠。大學士商輅,尚書薛遠、董方等一批正直官員屢諫不聽,均遭排斥,相繼致仕離開朝廷。而與此相反,阿諛汪直的朝臣都得到了升遷,戴縉為尚寶司少卿,後又擢升僉都禦史;王億擢為湖廣按察副使;汪直的左右爪牙王越升任兵部尚書兼左都禦史學院事,陳鉞為右副都禦史巡撫遼東。一時間,汪直勢傾天下,其奉詔巡邊,“各邊都禦史畏直,服櫜鞬,迎謁,供張百里外。至遼東、陳鉞郊迎蒲伏,廚傳尤盛,左右皆有賄”④。兵部侍郎馬文升因對汪直“不為禮”,又輕視陳鉞,遂被汪直陷害戍邊。汪直“年少喜兵”,在遼東殺害海西諸部入貢人員,“焚其廬帳而還,以大捷聞”①,回京後,憲宗給汪直記上大功,並加其俸祿,令其監督二十團營。巡按遼東禦史強珍上疏彈劾汪直、陳鉞等隱瞞軍情,坐失戰機,結果反被汪直等誣陷,下錦衣衛獄,戍遼東。

      汪直把持西廠五年,作惡多端,後因與東廠太監尚銘爭權,尚銘在憲宗面前先告了他一狀,加之萬貴妃、萬安、李孜省等的嫉惡,科道也

      3

      交章論奏西廠苛察,汪直遂失勢。成化十八年(1482)八月,禦史徐鏞上疏劾汪直欺罔罪,斥責“汪直與王越、陳鉞結為腹心,自相表裏。肆羅織之文,振威福之勢,兵連西北,民困東南,天下之人但知有東西廠而不知有朝廷,但知畏汪直而不知畏陛下”②。憲宗遂降汪直為奉禦,遞逐其黨王越、戴縉、陳鉞等。 ① 《明史紀事本末》卷三七《汪直用事》。 ② 《明史紀事本末》卷三七《汪直用事》。 ③ 《明史紀事本末》卷三七《汪直用事》。 ④ 《明史》卷三○四《汪直傳》。

      ① 《明史紀事本末》卷三七《汪直用事》。 ② 《明史紀事本末》卷三七《汪直用事》。

      成化後期,憲宗好方術,江西南昌人李孜省“乃學五雷法,厚結中官梁芳、錢義,以符箓進”③,被授為通政使。太監梁芳諂事萬貴妃,“日進美珠珍寶悅妃意,其黨錢能、韋眷、王敬等爭假採辦名,出監大鎮。帝以妃故,不問也”④。梁芳先後引進了李孜省、僧繼曉,進獻方術與符箓。憲宗從迷信方術漸至寵信方士,李孜省、僧繼曉、梁芳等逐漸得干預政事。大學士萬安為了保持自己的地位,也爭獻房中術以固寵。成化二十三年(1487)正月,萬貴妃病死。八月,憲宗病死,年四十一。 孝宗求治

      成化二十三年(1487)九月,皇太子朱祐樘奉詔即位,是為明孝宗,

      4

      詔改翌年為弘治元年。

      朱祐樘幼年的宮廷生活備受磨難。其母紀淑妃,原為“蠻土官女”,俘入宮中後,因其“警敏通文字”,授女史,“命守內藏”①。憲宗偶至內藏,因紀氏應對稱旨,遂得幸。萬貴妃得知此事後,處心積慮要除掉紀氏,在宮女和太監的同情維護下,紀氏病居西內,生下朱祐樘,秘而不宣。一直到成化十一年,孝宗六歲時,因悼恭太子病死,憲宗為老而無子而悲歎,太監張敏才將朱祐樘的身世道明,孝宗遂被立為太子。紀氏被封為紀淑妃,移居永壽宮,不久,在宮中暴薨。太監張敏也因懼怕而吞金死。孝宗即位後,千方百計尋找外家故人,並為其母立廟桂林府,每念及其母,“輒欷歔流涕也”。幼年的經歷對孝宗影響很深。史稱:孝宗恭仁儉樸,能虛心納諫,而絕少“千金之子,性習驕佚,萬乘之尊,求適意快志,惡聞己過”②的惡習,這種個性的形成大概與明孝宗幼年的生活經歷有一定的關係。

      弘治年間最為史家稱道的是“朝多君子”的盛況。確實,弘治一朝任用了許多忠直有才幹的名臣,如王恕、馬文升、劉大夏、徐溥、劉健、謝遷、李東陽等,而一般情況下,孝宗也能虛心聽取大臣的正確意見,對政事作一些必要的改進。在弘治君臣的共同努力之下,弘治時期“海內乂安,戶口繁多,兵革休息,盜賊不作,可謂和樂者乎!”①成化二十三年九月,孝宗即位僅五天,即斥責左通政李孜省、太監梁芳、萬貴妃弟錦衣衛指揮萬喜等,並謫發戍邊。其後又罷斥了大學士萬安。與此同時,孝宗則召進了一批在成化年間遭到排斥陷害的忠直之士。

      5

      打賞

      取消

      感謝您的支持,我會繼續努力的!

      掃碼支持
      掃碼打賞,你說多少就多少

      打開支付寶掃一掃,即可進行掃碼打賞哦

  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8 第一范文網 版權所有
      本站所有資源來源于網絡 如有侵權請聯系QQ:78024566
      Top 淘宝彩票